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風災重創台灣 紀錄片導演憂

劇照二.jpg 

【中央社╱台北27日電】 

梅姬颱風襲台,環境隱憂浮現。拍攝台灣八八風災和吐瓦魯紀錄片「沈沒之島」的導演黃信堯說,跟面臨海平面上升的吐瓦魯比起來,台灣正用另一種方式面臨「沉沒」。

 發揚華人紀錄片文化的民間文創組織CNEX每年舉辦紀錄片影展,今年以「明日?家園?」為主題,鎖定環保議題,預定10月28日登場。曾以紀錄片「歸途列車」揚名國際的大陸導演范立欣,和台灣導演黃信堯今天出席影展開幕記者會,2人各以新作「風與太極」和「帶水雲」參展。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黃信堯

1973年台南出生,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畢業,紀錄片作品擅長以戲謔的口吻道出青春的夢想與失落,以其幽默的敘事凸顯人生的荒謬意境 。曾以六年級世代的私電影《唬爛三小》獲金穗獎最佳紀錄片,入圍南非德班影展競賽片、南方影展特別獎與觀眾票選獎 。而話題人物柯賜海紀錄片《多格威斯麵》則獲台灣嚴選紀錄片大賞之肯定。近作海口影像詩《帶水雲》甫獲地方誌影展紀錄長片優選、城市遊牧影展台灣最佳影片、巴西國際環境影展競賽類入圍等。以上作品並以其獨特的藝術風格曾獲邀於紐約當代藝術館(MOMA)、德國卡塞爾文件展(Kasseldocumenta)、 奧地利林茲OK 當代藝術中心等映演。現居台南縣七股鄉,創立「出日頭音像農場」,目前亦為紀錄片工會之常務理事。

導演的話

有些事一直讓我想不通!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劇照一.jpg

 

八八風災時,台灣收到一筆來自南太平洋邦交國-吐瓦魯的捐款,雖然只有21萬美金,卻是吐瓦魯國民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一。 自身難保的吐瓦魯,是被國際評估為地球持續暖化,海平面持續上升50年後,第一個被淹沒的小島國。

暫時離開台灣的災後現場,我啟程前往彼岸遙遠的島嶼-吐瓦魯,這個只有26平方公里,住了一萬一千人的小國,在藍天、碧海、椰子樹下,熱切探索沉沒之島的證據,我到底找到什麼?海平面在哪裡上升?旅途中我抱著滿腹的疑惑,乘著船在太平洋的浪花中擺盪,並不斷回憶起我那恍如夢境般,災難頻傳的島嶼… 在一次意外的旅途中,尋歌聲的方向,我找到了…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躍

Pangcah人,生於花蓮織羅部落,1995年讀世新大學時開始拍紀錄片,從Pangcah族群議題開始拍攝,也陸續拍攝其他各族,至今完成作品超過三十部。作品在國內獲得許多獎項,也常受邀出國參展。除了拍攝紀錄片,2000年開始舉辦阿美影展,讓部落族人也能看到自己參與的影片,2004年開始推展復名運動,希望原住民都能在身分證上使用祖先流傳的名字。最近完成的影片是拍攝期長達10年的《Malakacaway―倒酒的人》,及前後長達12年的《我家門前有大河》。

導演的話

感謝阿布娪引我進入深邃的Kanakanavu世界。

2009年9月,為了紀錄那瑪夏的族人第一次從營區回家的過程,我遇見了Cuma Muu,他唱了很多古老的歌謠,並說,這些歌詞的意思都已經沒有人知道了。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uma Muu

 

高雄縣的北邊,楠梓仙溪的上游,有一條清澈的達卡努瓦溪,Kanakanavu族人守護著她,度過了數百年的歲月。達卡努瓦溪慷慨而貼心,溪裡有魚、有蝦、有螃蟹,還可以洗去親人離開後的悲傷。

 莫拉克颱風改變了這一切,土石流怒吼著沖進了Kanakanavu的部落,沖毀了道路和農田。部分族人被迫倉皇下山避難,但仍放不下山上的土地和溪流。2010年1月,下山的族人扶老攜幼,回到溪水圍繞的、最深的孤島―達卡努瓦部落,重新建立家園。但是重建是如此的困難,通往那瑪夏鄉的道路至今仍在河床上不斷改道,而且隨時會被河水沖斷,通往達卡努瓦村的橋梁只是河床上的幾根涵管,下雨就會流走,中油至今仍不敢送油上山。如果台灣這小島上還可以有島,Kanakanavu族人和達卡努瓦村就是這島上最深的孤島。

Kanakanavu族人有一個小小心願,希望全世界都知道「Kanakanavu就是Kanakanavu」。人數是400多人,且多年來在學術上被歸類為鄒族,受日本殖民政策影響而大部分說布農語,但老人家依然記得,Kanakanavu有自己獨特的語言、祭典、歌謠、生活方式、家族名與人名,希望能做自己,不要再偽裝。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