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Kanakanavu的守候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週六在新光影城舉辦的《kanakanvu的守候》@金馬影展「走過八八風災系列」首映溫馨落幕啦!

映後座談除了邀請到監製龍男,在高雄山上拍片的馬躍導演也特地趕來現場與觀眾朋友分享當時拍片的甘苦談。

 導演:馬躍˙比吼
 

QA一開始,主持人首先問到導演是在什麼樣的機緣下認識Kanakanavu族的?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Kanakanavu的守候海報

影迷們只要在11/13 (六) 14:30 前往新光影城觀賞本片,就可以見到印製精美的海報及DM啦!!!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躍

Pangcah人,生於花蓮織羅部落,1995年讀世新大學時開始拍紀錄片,從Pangcah族群議題開始拍攝,也陸續拍攝其他各族,至今完成作品超過三十部。作品在國內獲得許多獎項,也常受邀出國參展。除了拍攝紀錄片,2000年開始舉辦阿美影展,讓部落族人也能看到自己參與的影片,2004年開始推展復名運動,希望原住民都能在身分證上使用祖先流傳的名字。最近完成的影片是拍攝期長達10年的《Malakacaway―倒酒的人》,及前後長達12年的《我家門前有大河》。

導演的話

感謝阿布娪引我進入深邃的Kanakanavu世界。

2009年9月,為了紀錄那瑪夏的族人第一次從營區回家的過程,我遇見了Cuma Muu,他唱了很多古老的歌謠,並說,這些歌詞的意思都已經沒有人知道了。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uma Muu

 

高雄縣的北邊,楠梓仙溪的上游,有一條清澈的達卡努瓦溪,Kanakanavu族人守護著她,度過了數百年的歲月。達卡努瓦溪慷慨而貼心,溪裡有魚、有蝦、有螃蟹,還可以洗去親人離開後的悲傷。

 莫拉克颱風改變了這一切,土石流怒吼著沖進了Kanakanavu的部落,沖毀了道路和農田。部分族人被迫倉皇下山避難,但仍放不下山上的土地和溪流。2010年1月,下山的族人扶老攜幼,回到溪水圍繞的、最深的孤島―達卡努瓦部落,重新建立家園。但是重建是如此的困難,通往那瑪夏鄉的道路至今仍在河床上不斷改道,而且隨時會被河水沖斷,通往達卡努瓦村的橋梁只是河床上的幾根涵管,下雨就會流走,中油至今仍不敢送油上山。如果台灣這小島上還可以有島,Kanakanavu族人和達卡努瓦村就是這島上最深的孤島。

Kanakanavu族人有一個小小心願,希望全世界都知道「Kanakanavu就是Kanakanavu」。人數是400多人,且多年來在學術上被歸類為鄒族,受日本殖民政策影響而大部分說布農語,但老人家依然記得,Kanakanavu有自己獨特的語言、祭典、歌謠、生活方式、家族名與人名,希望能做自己,不要再偽裝。

傷痛之島影像發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